廣州小學推薦聯盟

陳傳席:這畫,讓我不能動筆寫一個字

墨香閣書畫拍賣 2019-11-20 16:45:20

?搶購點擊??隨時隨地學國畫 | 最齊全的國畫教學資料,學習國畫必備!



看他的畫,一天兩天,久久不能釋手;再觀他的書法,一周兩周,感嘆不能已;再讀他的詩,一個月內,己不知肉味,感動的幾至落淚。從拿到他的書畫集開始,我就準備當晚寫一篇評論,結果,一個多月過去了,竟不能動筆寫一個字。——陳傳席


陶博吾(1900年--1996年),原名陶文,字博吾,別署白湖散人,江西省九江市彭澤縣人。著名畫家、書法家。早年求學于上海昌明藝專,得黃賓虹指授,后歸隱鄉里,以布衣終其一生,生前不大為人所知,聲名不出鄉里。可謂“百年孤獨”!



這畫,讓我不能動筆寫一個字

文/陳傳席


“評現代名家與大家”,我已寫了幾十人,從1996年連載至今,但我寫任何一人都沒有寫陶博吾那樣心情沉重。


數年前,我把陶博吾定位“在野派四大家”之一,其實我那時只看到他幾幅作品照片,已令我吃驚。在此之前,我連陶博吾的名字都完全不知。誰知山東書畫集楊林竟因我這一評價,歷盡辛苦,尋找陶博吾書畫詩作品,與王兆榮先生共同編輯出版了《陶博吾書畫集》巨冊出版。


我翻閱這本書畫集,看他的畫,一天兩天,久久不能釋手;再觀他的書法,一周兩周,感嘆不能已;再讀他的詩,一個月內,己不知肉味,感動的幾至落淚。從拿到他的書畫集開始,我就準備當晚寫一篇評論,結果,一個多月過去了,竟不能動筆寫一個字。



他的自書《自挽聯》


其一:


智既不能,愚亦弗及,

碌碌庸庸,天地蒼茫何處去。

生無可樂,死又奚悲,

悠悠忽忽,漂流魂魄斷歸來。


其二:


嘗遍苦辣酸甜,

幾番東撲西顛,濁骨敢追超脫者。

歷盡風霜雨雪,

縱使千磨萬折,黃泉不做可憐魂。



當代能寫出這種境界和格調的文字者,我沒見過第二人。尤其是“生無可樂,死又奚悲”句,引起我無限悲傷,我也曾困苦潦倒,前程渺茫,生而無味,于是想到死。還有他的“天地蒼茫何處去”、“東撲西顛”、“千磨萬折”;皆道我欲道而未能道者。當代國內外名人千千萬,我一個都不愿見,惟未能一見陶博吾,深為遺憾。


現實中的陶博吾,也許和平常人或俗人無疑,他也不能不奔波于世俗之中。所謂“東撲西顛”,他也吃飯穿衣,也論長論短,也許也賣字賣畫,但正如他自書對聯云:“筆端具有英豪氣,眼底曾無世俗情”。人的心不俗,人即不俗,他骨子里具有脫俗的情懷、偉大的人格、崇高的品質。



古人常以“弦外之音”、“味外之味”來比喻藝術作品之妙。其實,蘇東坡說的:“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論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也是這個意思,詩忌直說,畫忌無韻。


吳昌碩說:“苦鐵畫氣不畫形。”畢加索說過:“我畫的是貓的微笑,但我沒有畫貓。”此外,馬蒂斯說:“只有當他忘掉一些他所見過的玫瑰,他才能創造出自己的玫瑰。”我想這“自己的玫瑰”,也應該是吳昌碩的“氣”、畢加索的“貓的微笑”之類。



陶博吾的畫有沉重感,應該和他的心境有關,他的一生心境都很沉重。陶博吾的忘年交王兆榮對此十分了解,據其所寫的《百年孤獨——陶博吾和他的詩與畫》中記載,20年代陶博吾二十多歲,一位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家閨秀張肖梅仰慕他的才華,鐘情于他,但這位千金小姐擺脫不了封建禮教的枷鎖,無法追求到新的滿意的生活,在她任小學校長時,為陶博吾殉情而死。


從20世紀20年代直至世紀末,陶博吾走遍了廬山腳下的星子縣,決心找到她的墳塋,要為她寫墓碑,要為她痛苦,要與她合葬。這事在他胸中縈繞一生,難道不使他一生沉重?



陶博吾少時聰明過人,六歲入私塾,十歲通音律,十四歲與家鄉彭澤縣六位老先生組建的“六雅堂”詩社唱和,即以詩名聞與鄉里。1925年陶博吾二十五歲,考入南京美專,后因戰事緊張,中途輟學。


1929年他又考入上海昌明藝專(吳昌碩創辦),因才華出眾,同學中另一位才貌雙全的千金小姐曹文杰愛上他,并以身相許。陶博吾若娶這位千金小姐,便可留在上海這個大都市。如此他的生活會很幸福,他的前程會十分遠大。但他在家鄉已經娶了一位夫人(而且是第二位夫人),他只好忍情離開上海,回到家鄉彭澤縣筑“吾園書屋”,欲終老于斯。



他寫了一副對聯:


借書畫以消遣浮生,

敢說是前無古人,

后無來者;

更何須再尋勝跡,

最難得山居彭澤,園對匡廬。


而立之年,有這樣的心情,可見其沉重程度。



日寇打到他的家鄉,他只好攜老母、妻兒逃亡,他在逃亡途中寫的《棄兒行》詩在《民國日報》上發表,全國各大報紙均轉載,也因他的心情沉重才能寫出這種沉重的詩篇。解放后,他高興很短時間,便遭到批判,被開除公職,戴上四類分子帽子,去派出所學習,接著又遭到抄家,多年收藏的心愛書籍、畫冊、碑帖全部被銷毀,然后被強迫遷到鄉下去勞動改造,直到八十一歲,才摘掉地主分子的帽子。



他一生心情能不沉重?所以他說:“生無可樂,死又奚悲。”他自己說自己是個“超脫者”,其實他并沒有完全超脫,他還念念不忘地要在書畫方面做出成就。


1984年8月,他撰寫《我的學書過程和體會》時還說:“很多人在改造中完成許多著作,而我卻表現得這樣消極,回想至此,悔恨如何!今者重整舊業,本想對祖國這一門特有藝術,做點繼承工作,怎奈眼盲體衰,墨枯筆禿,落山的太陽,又能發出多少光亮呢?如果我的壽命能夠延長數年,而眼睛又有好轉,使我能繼續追隨諸君子共同研究,共同進步,庶幾可以得到一點成就吧。”



當然,他不徹底超脫是對的,人應該積極進取,偶爾“超脫”,放松一下,也是必要的。徹底“超脫”,無所事事。浪費一生,豈不空虛無聊,甚至會無事生非,實際上也是一種俗。


陶博吾題畫詩也可順手拈來,但也能引人深思,如《荷塘清趣》:


雙鴨嬉游碧水中,

相依相愛樂融融。

饑來覓得蝦魚飽,

哪識人間有富窮。



畫梅,順手題上:


古梅一株傍石栽,

昨宵又向東風開。

和靖已去浩然死,

無復詩人載酒來。


紀念八大山人,他的詩:


痛苦非時笑亦非,

為僧為道兩徘徊。

任他墨點千行淚,

難洗家亡國破悲。



《書憤》詩云:


往昔年年求速死,

而今日日望長生。

擦亮兩眼橫高閣,

看盡暴殘惡毒人。


《題沙灘魚笛圖》詩云:


南人逐鹿夢痕滅,

北虜橫行跡又殘。

羨煞先生無牽掛,

一竿漁笛老沙灘。



《書懷》詩二首云:


雕蟲莫笑是小技,

書畫猶能養性靈。

試看洛陽道上客,

幾人顏色有真形。


小民食粥官食肉,

我住茅屋君高樓。

怨苦深時何處訴,

蕭蕭風雨一天秋。



老朋友退休,無事可做,他送上一副對聯:


多栽翠竹搖清影,

獨上高樓看遠天。


黃秋園畫展,他送上一副對聯:


人品高于千竿竹,

畫法常為百代宗。



或含有深邃的哲理;或道出普遍的社會現象,但深沉;或文詞優美流利,比興貼切,專門的詩家亦鮮有能過。20世紀文人畫家中陶博吾詩文堪稱一流。


陶博吾作品欣賞
























墨香閣書畫


(圖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墨香閣書畫可以免費為書畫家制作在線書畫推賣展



任何建議、想法、購買、送展

都可添加我的微信號:mxg18055612466

歡迎畫家、書畫愛好者騷擾!


【墨香閣書畫】是一個國畫、書法、純手工繪畫作品的交流、推廣和交易的平臺。致力于讓更多的民間藝術家的書畫作品得到大眾認可;讓知名藝術家的書畫作品飛入尋常百姓家;讓書畫愛者有機會以合理的,甚至低廉的價格買到自己心儀的書畫作品。


長按并選擇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長按并選擇識別二維碼加我微信

?


購買、送展與推賣請點擊下方的閱讀原文


安徽快三奖金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