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小學推薦聯盟

【百家爭鳴】資中筠:中文的底子沒有打好,一個人的思想不會深刻

三修國學堂 2019-11-20 10:21:40

此文主張的“學好中文”絕不是與“外文”相對立,更不贊成那種讓小孩子穿著古裝讀《弟子規》、《三字經》之類的做法。不過作者的確堅持中國人首先要學好中文,作為一種基本文化底蘊的養成。

本文發人深思,歡迎一起來讀。




資中筠

資深學者,國際政治及美國研究專家



中文是一種文化底蘊

(有刪節)

文 | 資中筠

01

中文是一種基本底蘊


我以前寫過一篇文章《中國人應該首先學好中文》。那是2008年,為了迎奧運,媒體大肆宣傳學外文。打開電視,在記者的誘導下,街頭各行各業的百姓似乎都在積極學外文,連在公園晨練的老大媽也說學了外文便于出國探親云云。


與此同時,電視的字幕充滿錯別字,廣告亂改成語成風,所謂“歷史劇”中半通不通的對話,人物的稱謂混亂:稱對方父親為“家父”,自己的妹妹為“令妹”,把自己家叫做“府上”等等,不一而足,慘不忍睹。所以我有感而發寫了那篇文章。

?

現在似乎忽然走到另一個極端,強調學中文、弘揚傳統文化了,就要壓縮外文,在高考中降低外文的分量。似乎學中文和學外文互不相容。我必須首先聲明,我主張學好中文絕不是與外文相對立,也與現在以所謂“國學”抵制普世價值無關。更不贊成那種讓小孩子穿著古裝讀《弟子規》、《三字經》之類的做法。不過我的確堅持中國人首先要學好中文,是作為一種基本文化底蘊的養成。



02?

中國人為什么要學好中文?

?

我們每個人都是用母語思考的。一個人的文化底蘊和思想深度與他的母語的程度有很大關系。漢語自成體系,與其他語言都不相同。一個歐洲知識分子往往精通幾國西方語言,都可以運用自如,可以有雙母語,甚至三種母語。但是不論中國人還是其他國家人,同時精通漢語與一門西方語言而都達到母語的程度的,是極少數。這是指真正的“精通”,運用自如,而不是一般的“流暢”。?


比起上一代的人——我的老師、父母輩,我的舊學底子差多了。但是與下一代相比,又好像學得稍微多一些,就是我的同代人,情況也很不一樣。

?

舉一個例子,有一次一些人隨便聊天,有人說到了某些大人物的糗事,我脫口而出說真是“墻有茨”。一位專門研究古詩詞的大學教授非常驚訝,說你是學外文的人怎么還知道“墻有茨”?


這個詞是《詩經》里的話:“墻有茨,不可掃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以后,“墻有茨”就隱喻宮庭中的穢聞。老一代的人說話不喜歡太露,一般愛用隱喻,這是很尋常的比喻,我少時就聽大人說過。而在那位比我年輕的教授看來,這種典故只有他那樣的古典文學專家才懂。說明我這代讀書人一般常用典故,到這一代人就成為專業知識。這還不是年齡的“代”,而是學校的教育和文化氛圍的變化。


中文的成語、典故特別豐富,并已融入日常話語中,幾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正是其魅力所在,也是幾千年文明的積淀。對成語、典故的運用也成為寫文章的一大藝術。當然不能要求人人都是文章高手,但是基礎的語文教育至少應該嚴格規范,應該有一定的要求。

?

每個人本能地都用母語思考,所以對母語的修養越深,能調動的資源、語匯以及聯想就越豐富。當然語言也是有發展、變化的,時下的許多新的網絡語言,老一代的人就跟不上了。不過要成為漢語文化的一部分,還有待時間的淘洗。


?

03

個人學中文的經歷和體會

?

我的中文熏陶來自三個方面:家庭、學校和自己亂看書。我只是個案,有我們這一代人的普遍性,也有特殊性。


其一,家庭。我最早知道的詩就是“春眠不覺曉”,那是我三歲的時候,早晨起來正好外頭下雨了,我母親一邊給我穿衣服,一邊吟這首詩,用她的方言湖州調吟。每一個地方的方言不一樣,吟的調子也不一樣。我母親是湖州人,所以她就是用湖州話吟。我到現在想起“春眠不覺曉”這首詩,自然心里就出現湖州調。

?

我中學有一位國文老師是河北人,他在課堂上教那個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就是用河北調來吟的。所以我現在想起這個詩的時候,就出現那個調,與湖州調完全不同。吟詩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記得住,跟唱歌一樣,而且對音韻、平仄自然而然就熏出來了。但是用普通話是很難吟的,連有的韻腳都不對。


那時候天津也有外國學校,類似現在的國際學校,所有一切課程除了中文都用英文教學。太平洋戰爭之后,學校里英文讓位于日文,英文程度下降。我父親有些我們看來比較“洋派”的朋友就把孩子送到國際學校,主要為了學好外文。父親對此略有動心,可是我母親堅決反對,她認為假如中文底子不打好的話,這個人的思想不會深刻,洋文再流利,畢竟還是中國人。外文以后可以補,中文錯過了就補不回來了。所以我繼續留在原來的學校。我很感謝她這個決定,也認同她的看法。




?其二,學校。我在天津上的耀華學校是從小學一年級一直到高中三年級,十二年完整的學校。那是一所很好的學校,其他方面不講,這里只講中文教學。


中文和數學是最主要的主課,一星期至少五堂。從小學三年級起,就另外加一點文言文選讀。我最初讀的是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瑯瑯上口,很快就會背。


中學六年的課本大約文言白話各半,文言的課文好像是基本按年代排,例如初中一主要是先秦文章,初二秦漢文……高三是晚明和清朝的文章。老師在課堂上重點講的都是文言文,他覺得白話文用不著太教,挑幾篇做一點提醒,自學就行。所以我印象深的都是古文。我們那個學校很特別,中學六年基本上作文都做文言文,國文老師的理論是,文言文做好了,不怕白話文做不好,以后有的是機會寫白話文。這也許有一定的道理,我后來當然主要都是寫大白話,完全沒有困難,但是文言文的底子無形中對文風通順、簡練,和遣詞造句的推敲是有幫助的。


這樣說起來洋洋大觀,好像讀了一大堆古文,四書五經,其實我們只讀了三書二經,還只是少量選讀,不可能像前人那樣從頭到尾每一本都讀。但是這樣淺嘗輒止跟沒有接觸過是非常不一樣的,選讀的多是比較精彩、有用的,我們對成語、典故的出處了解許多,而且對于漢文的美有了鑒賞力,對于過去的那些人和事覺得特別好玩,古代士人的境界、他們的幽默感、他們的表達方式,都使我對我們中國的文化和歷史產生了非常深的感情。是很有趣、很美麗的,這么一種感覺,而不是非常苦的、非常枯燥的感覺。

?

我覺得這個感覺應該歸功于老師,不管在家里還是在學校碰到的,那些老師每一個都可以成為模范教師,他們都是全心全意的,對教的內容自己非常投入,特別欣賞。他(或她)給講一首詩的時候,自己就先搖頭擺尾擊節贊賞,甚至自己感動得都要落淚的地步,你就跟著她一塊欣賞,一塊兒感動。而不是為了將來要準備考試而使勁記。




其三,課外亂看書。我學生時代自己讀的雜七雜八的東西遠遠超過課堂教的。商務印書館出的幼兒文庫、少兒文庫、中學生文庫,是我最早的課外讀物,內容豐富,圖文并茂。特別是其中有講成語、諺語故事的,非常有趣而且有用。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這樣的讀物。


我們那時學習比較寬松,放學后家庭作業比較少,所以有許多閑暇看閑書。母親雖然對我管教比較嚴,但只要成績單使她滿意,對我看書從不加干涉。我主要是養成了“讀字”的興趣,不一定是看書,逮著什么看什么,對一切有字的東西都好奇,包括買東西包的報紙,都要看一看。有時竟然也會有意外的發現。

?

所有這一切對我主要是起文化熏陶的作用,形成一種審美趣味,后來不論怎樣從事“西學”,周游列國,或是強制“思想改造”,這種熏陶形成的底色是很難改變的。過去是不自覺的。到了晚年日益精神“返祖”,才意識到什么叫“文化底蘊”。



04?

我從古文體驗到的思想情懷

?

讀文章、詩詞,不是讀字典,必然包含著思想、情懷,或者至少表達某種意境吧?那么我從這些古文中受到什么感染和影響呢?我覺得我得到的感染不是三綱五常、忠孝節義那些東西。有一些傳統道德是自然而然貫穿在家教和學校教育中,待人接物的態度,以及什么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等等,這不是從書本里頭學來的。今天回頭來看,讀的那些中國書給我留下印象較深的有以下幾個方面:

?

1、士大夫的憂患意識

?

我所生活的時代無時無刻不伴隨著內憂、外患。我成長的最重要的時期是抗日戰爭。所以文天祥、岳飛、辛棄疾、陸游等的作品必然特別往心里去。像“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總之是痛感國土淪喪,總是想著要恢復國土。班超投筆從戎,祖荻聞雞起舞,還有杜甫寫離亂的詩,等等。


?

2、厭戰、渴望和平

?

中國幾千年來,在這塊土地上從來戰亂不斷。所以文學作品中這方面的內容很多,而且很動人。


我小學六年級最早讀到杜甫的“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哭聲直上干云霄……”就有特別感動。


還有像“一將功成萬骨枯”,這是人人都耳熟能詳的。作者曹松不太有名,全詩也很少人記得,但是這句話流傳千古,因為太寫實,太深刻了。很久以后,我見到一本加拿大作者寫的小書,題目直譯是《將軍們死在床上(Generals Die in Bed)》,意思就是在戰爭中戰死沙場的大量是普通士兵,而將軍們功成名就,全身而退,得以死在病床上。有人問我,對這個題目有沒有恰當的譯法,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

還有兩句名句是“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當年程硯秋曾經排過一出戲,就叫《春閨夢》,用的就是這首詩的意境,一位少婦思念遠征的夫君,夢里相逢,其實他已經戰死了。程硯秋是京劇演員中最有思想的。他是在抗日勝利后四十年代后期排這個戲,但是被國民黨給禁演了,因為那時已爆發內戰,這種反戰劇影響士氣,不利“剿共”。從古到今,普通人受戰爭之苦,追求和平,與統治者的野心往往相左。

?

最使我動心,對戰爭的殘酷表述得最深刻,反戰最徹底的是《吊古戰場文》,那也是我在中學時期讀到的:一開頭就氣勢非凡:

?

浩浩乎平沙無垠,夐不見人……亭長告余曰: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以下大段文章歷數自古以來的有名戰役,想象戰場的殘酷和慘烈景象,結論是,秦起長城,漢擊匈奴都使生靈涂炭,因此“功不補患”。把那些帝王的“豐功偉績”都給否定了。最后一段有幾句簡直是撕心裂肺,我永遠難忘:

?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


老百姓活著的時候得到過什么恩澤?現在他們犯了什么錯,就這么給殺死了?而且“其存其沒,家莫聞之。人或有言,將信將疑”,“吊祭不至,精魂何依?”就是說家人對他們的生死還不明,連吊祭都不知到哪里去吊,死者不知魂歸何處。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悲慘境界?最后只能歸之于命,從古就是這樣,“為之奈何”。這篇文章對一切征伐否定得非常徹底。古今王侯的功名都建立在百姓的白骨之上,而他們是享受不到勝利成果的。這篇文章可以說是血淚之作,是對“一將功成萬骨枯”最好的詮釋。



3、民間疾苦

?

民間疾苦其實和戰亂分不開,老百姓除了賦稅之外,還有一項沉重負擔是服徭役,就是征兵,或者勞役。例如杜甫的“三吏”、“三別”是教科書經常選的。我想著重提的是白居易的“新樂府”和“秦中吟”。有好幾十首,每一首詩都是講一種勞動人的疾苦,主要是手工藝者或者農民,覆蓋面極廣,而且都有一個鮮明的對比。就是和宮廷、權貴的那些窮奢極侈享受作對比。


比如,《賣炭翁》,這篇好像課本里頭常選的,不過我還忍不住想提一句是我每每為之心酸的,就是“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愿天寒”。我們設想一下,那個老頭兒,在冰天雪地里穿著單薄的衣服,還希望天冷一點,炭能夠賣個好價錢。但是最后這個希望也落空,這里市場規律不起作用,他那一車炭全被有權的人搶走了,只扔給他兩段綢子。比城管對小販還厲害。


白居易的《新樂府》和《秦中吟》幾乎都是這樣子的,最讓人感動的是他對那些奢華的東西都描述得筆底生花,對比出另一種人的悲苦,更加觸目驚心。


有人批評白居易的詩像順口溜,太淺了,不能登大雅之堂。本來他寫的這些詩不是為在士大夫中間酬酢唱和的,就是有意讓鄉下老太婆都聽得懂的。我這個城里老太婆也特別喜歡。我覺得一首詩不論深淺,主要是給你以美感。他的詩都非常美,像“天上取樣人間織”這樣的詞,誰想得出來?




4、隱逸情懷,逃離官場

?

這更加避不開陶淵明,他絕對是這種情懷和這種文學的代表人物。不為五斗米折腰已經是通俗典故。無論哪個時代,大概中文課沒有不讀《桃花源記》和《歸去來辭》的,還有《五柳先生傳》。


我在《讀書人的出世與入世》一文中說過,中國讀書人一方面對君王有一種單戀之情,但是有個性有才華的人又難長久在官場得意,所以留下來的優秀傳世之作,大多數是失意時候的作品,多表現隱逸情懷和內心藐視權貴的傲氣。應該說并不是所有的人所有的時候都堅守獨立的人格,都想退居林下,但是表現在文學作品里的,這方面的感情居多。那些歌功頌德之作,奉命文學以及湊趣的宮廷詩,大多被時間所淘汰。



05

今人不可不讀古文,但也不能多讀

?

以上是我自己的一些體會。舉例也是掛一漏萬,免不了片面性。我決不是提倡現在的小學生花很多時間大量學古文,更不提倡讀經。我要說明的是作為中國人打一點中文基礎是一種文化底蘊,一種熏陶,不是作為實用的工具。有這個熏陶和沒這個熏陶,跟人的思想深度、審美品味、待人接物的教養是不一樣的。然后在接納外國文化時,在取舍之間的品味也是會不一樣的。而且中國文字、文學有那么豐富美好的東西,生為中國人,如果不知道欣賞,該多可惜!

?

現在是知識爆炸的時代,要學的東西太多了。我的舊學根底不算深,而現在的年輕人就是要學我學過那一點點也沒有那么多功夫。只能淺嘗輒止。如同到了一個精品店里,琳瑯滿目,你瀏覽過,知道有這種非常精致、漂亮的東西,你不可能有力量把它全買過來,但是你看見過,以后想起來的時候知道還存在這樣的精品。如果你只進過賣粗糙、劣等貨的商店,以為那個就是好東西,那見識、品味就是另一回事。進過精品店,有了這個見識,就曾經滄海難為水了。

?

?不管怎么樣,現在的小孩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例如那些層出不窮的新電子玩意兒我都玩不過十歲的孩子,所以學古典文學占多大的比重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你怎么選、怎么教、怎么給學生以美感、為他們培育文化底蘊,為以后進一步登堂入室打下基礎,這就在于課本的編撰和老師的教學的見解和藝術。


現在一天到晚講愛國主義,其實愛國也不是空的,有了這個熏陶,自然而然就對中國文化,對我們這個民族產生非常深厚的感情,覺得那是不可替代的,你的這個精神故鄉是不可替代的。不用人家來強制你,這是一種永久的感情。

?

當年西南聯大有一位歷史教授叫皮名舉,他說過這樣一句話:“不讀中國歷史不知道中國的偉大,不讀西洋歷史不知道中國的落后。”就是說你一方面覺得它非常偉大,你非常熱愛它,但你必須承認它在很多地方是落后了。他說這話是在抗日戰爭的時候,但是這個話我覺得什么時候都適用。


說我們哪些地方不如人,落后了,并不等于你不愛這個國家、不愛這個民族。因為你知道它有這樣的歷史,它有這么美的東西,你已經欣賞了、你已經體驗了。但是同時承認它有哪些地方是那么不如人意,這就是為什么我特別維護魯迅的地方,他的偉大和深刻也在于對我國我民深刻的認識。


還有像胡適,表達的方式跟魯迅非常不一樣,而且后來政見也不一樣,但是他們對國民的認識其實是相同的。包括陳獨秀在內的這些人,他們中國文化的修養都很深,都熱愛這個民族,但是同時他又特別深刻地感覺到它的不足之處。愛之深而慮之遠,而責之切,就產生要努力改進它的動力。


轉發是最大的鼓勵,感謝您的支持!



三修國學堂環境介紹



【三修國學堂簡介】

??三修國學堂處荊州市青少年宮之寶地,扼江津咽喉之要,得荷塘香蓮之雅,室外曲徑通幽,古柏蒼翠,柴門木匾,花果成畦,藤蘿翠竹,相映成趣;院中甬路相銜,山石點綴,一帶水池,滿架薔薇,花香草青,雅致秀氣;堂內青磚素墻,華燈暖暖,國旗高掛,孔像肅立,家具古樸,字畫清逸。整個學堂花團錦簇,剔透玲瓏,是孩子們修身靜心、讀書養志的好去處。



三修國學堂是目前古城荊州市規模最大的一家國學教育專業機構,依托于中國人民大學和北京師范大學強大的國學師資教育平臺,發起于成都,實踐于泉州,立根于荊州。自成立以來,三修國學堂以在國學教育行業多年的實踐經驗和行之有效的教學系統,憑借優質的師資力量和強大的教學實施能力,秉承以“生命教育、智慧教育、通識教育和愛國教育”為核心的教育理念,以培養“崇德尚禮、文武兼備”的少年君子和具有國學素養及謀略智慧的領袖精英為目標,打造國學經典教育的新模式。同時,立足當下,古為今用,以家長公益沙龍、市民國學公益講堂,企業國學講壇等形式,幫助公民培養起良好的人文素養和道德修養,達到“明德修身、經世致用”的目的,進而塑造經典的國學教育品牌。


截至目前,三修國學堂共計開辦有“國學英才私塾班”(私塾式全日制教學),“少年君子班”(以在校中小學生為主,周末班,隨到隨學),君子八雅“琴修班”,“文武雙修”國學夏令營,“德藝雙修”國學冬令營,閱讀寫作班、安親班及國學沙龍和講座,在成都和荊州兩地獲得了良好的社會影響和教學口碑,并得到了學生們的由衷喜愛和家長們的高度評價。2017年3月,三修國學堂榮獲由荊州日報社組織評選并頒發的“2016年荊州市民信得過民辦教育優秀機構”榮譽稱號。

目前,三修國學堂“暑假私塾班”,

? ? ? ? “幼小銜接國學私塾班”(全日制)火熱報名中!


地址:荊州市沙市區江津中路青少年宮內三修國學堂

咨詢電話:15171156888


安徽快三奖金怎么算